爱上海同城,爱上海后花园

QQ截图20210310104716.png
“怎么了,你家我不能来?”王丽歪着头嘟着嘴说到。说着,小姑娘的眼睛就红了。她从随身带的小布袋里拿出一张用红纸包,放到堂屋的桌子上。说了一句“我在大学等你”。说完扭头就跑出大门,骑上自行车就走了。留下周白杨傻傻的站在那里,愣了好久。回过神来,拿起桌子上的红纸包回到房间。这个时候妹妹周白兰也已经起床了。看到哥哥回到了房间,她一边收拾自己的床铺,拉开中间的隔帘。

问到“哥,刚才是你同学王丽来了吗?”

周白杨还沉浸在刚才的事情中,听到妹妹问,就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“嗯”。

周白兰做了一个鬼脸笑道:“哥,王丽喜欢你。”

周白杨瞪了妹妹一眼“你小孩乱说什么,你懂什么”。

妹妹不服气的说到“我当然知道,我与她表妹是同学,是好朋友。她表妹说的,说她表姐喜欢你。”

周白杨没好气的冲妹妹说了一句:“臭丫头,滚。”

等妹妹出了房门,他拿出红纸包打开,里面是一张五十元的人民币。再想起王丽刚才离开前说的那句“我在大学等你”,眼泪就不争气的流出来了。

接下来的几天,周白杨就在母舅家,大姨家,大爷家等轮流着吃饭。在空闲的时间,去姑爹家拿了一个以前大队部装文件的木箱子,那个木箱子还是在姑爹家堂屋的阁楼里,那天他与大哥哥找了一上午,才发现一个好的木箱子,这些木箱子是以前大队部放账本杂物的。他们把里面的账本全部拿出来堆在阁楼里。把空箱子拿出来洗洗,趁着大太阳的天气,刚好晒干。 大姨拿了两件自己儿子穿旧的夹克衫送给了周白杨。农村里亲戚家里,小小孩捡哥哥姐姐的旧衣服穿,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。特别是那两件夹克衫还是比较新的。是外面的新式样,不是农村裁缝自己做的简单的老式的。已经让周白杨非常开心了。

在去技校报到的前一天,家里办了四桌酒席,把亲戚都请了过来喝了喜酒。母亲在灶间同几个女人烧着菜,父亲招呼着亲朋。不会喝酒的父亲,在酒席间红着脸开心的接受着各种道贺,不善言语的父亲用不停的发烟代替了对道贺亲朋的感谢。

周白杨抽空去大哥哥的小卖部,把一张五十元换成了五张十元。回到家拿了二十元给了妹妹周白兰。小姑娘嘿嘿的开心的笑了几声,毫不客气的从哥哥手里抢了过来。

第二天,父亲挑着木箱子和两床被子送周白杨去了学校。离开家前,周白杨去老爹的房间里同老爹说了一声,算是道别。周白杨离开了农村,因为同他一起离开的还有他的户口,从此他就是城市的非农户口。
转载请注明来源:爱上海同城,爱上海后花园,上海同城对对碰/文章链接: 百度已收录
正文到此结束
吐槽0发
提交评论



京ICP备09112338号-5上海性息Powered by emlog Theme by 思源